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

职称评定应更像围棋而非跳水

2018-12-03 14:51:03

职称评定 应更像围棋而非跳水,

短期时间里,论文要几篇、项目金额要超过多少钱……青年教师职称评选的重重压力之下,教师被逼迫走“捷径”,顾不上好好授课、顾不上培养学生、顾不上潜心学术,为人师者终日围绕职称指挥棒转,丢掉了对学术的尊重。“按现在的标准,出不了陈景润”。(链接)

中青报的《职称争夺战里没有赢家》的报道,再一次将职称乱象集中曝光,甚至让人觉得,当下这职称评定的整个框架格局,越看越像一个搞乱了的生意市场。

生意场若是某些没脸没皮的市井小贩在那儿营营逐逐,似乎还好理解,而职称争夺的生意经里,那趋炎附势,追名逐利,企图通过阿谀奉迎、胁肩谄笑、吮疽舐痔以求在学术场或官场上多分一杯羹的人,都是那些腹中有书,江湖有名,有头有脸,光鲜体面之人,这拨人也来效仿那愚夫愚妇,学习那世故城府,摧眉折腰事权贵,削尖脑袋图虚名,委实是斯文扫地,不成体统!

“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”,借这样一句话,我也许可以说,没有病态的评比框架规则,就没有这无耻的苍蝇附骥尾,茑萝附松柏,走捷径玩潜规,长期坚守的人格原则,就这样沦陷在这小小的评职称事体上,论文造假或讨巧,抄袭、代笔、以权强占论文署名、花钱买发表,成就了一串生意链。

除了标准硬杠定得机械呆板,在实际操作中可以扭曲,可以包装,可以买卖,我还感觉,当下的职称评定(包括还热着的鲁奖啊之类),有点类似跳水打分,跳水打分现在还算操作得成熟了,基本可以服众了,但那几个评委打分的操作,总有主观印象加上有意无意的失误的可能性,这种评下来就时常招来争执、抗议。

与之相较,围棋就很少有对胜负的抗议,小林光一当初生气聂卫平一个长考将近两小时,可碍于规则允许,也没法抗议。用围棋作比喻是希望,让职称评定的胜负标准更简单,更可控,更公开透明,更易于操作,更多以工作实绩、创新能力为评职称的条件,而不是看论文数量,字数多少,那一级刊物发表,还有那个屡受吐槽的职称英语,其实可以早日摒弃,这些,应该就是职称评定改革的方向。其辅助方向,就是加强对学术期刊的监管,从法制建设层面考量,根本上铲除论文造假的土壤。

总之,职称评定“出不了陈景润”,显然是“大海翻了怪不得船”,是奖赏了偷奸耍滑而让老实人吃亏,如此评职称,若不速改,宁可停摆。

(版权声明:本文为华龙原创首发,版权所有。转载时请务必标注来源“华龙”和作者姓名)

高速公路网价格
硅胶垫片
铅渔压铸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